沾了一手的灰

天气真的很好

每次意识到要做出改变都会惶恐。

大家都说好的,也不一定会适合自己吧。

虽然我也觉得好。

可是啊,还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有点害怕。

应该是习惯了一个人?

其实渐渐连和别人分享每天发生了什么都觉得吃力。

这样的我,实在太糟糕了。


你那么好,我知道的,是个可爱体贴的人,你会弹吉他,你还和我喜欢同一个乐队。

你甚至和我喜欢看同样的比赛。

但是,

有那么多我知道,就是多一个但是。

但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我应该躲回自己的洞里,虽然我现在还没出来。

太冷了,我还是抱着热水袋比较好。

感觉肚子又开始疼,那么那么疼。

不是因为生理期。

也因为生理期。

那么疑神疑鬼患得...

亲爱的麦兜

记梗


不食人间烟火攻X麦兜受

互补最棒了

欲望

我想要看看你。

我还是很想要看看你。

我把书柜里一本一本书掏出来堆在地上。

我把衣柜里所有我喜欢的裙子铺在床上。

我拉开窗帘推开窗户,让风灌进来,让阳光进来。

我的脚架在桌上,哼每一首我喜欢的歌。

我那一抽屉的贴纸和明信片都被我倒在阳光里,被风吹得乱七八糟。

我还有什么?我还要什么?

我跳起来念我最爱的诗。

我挥开所有跳脚的灰尘。

我念我最爱的诗。

“如果你跟我走

就会数我的脚印

如果我随你去

只能看你的背影”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你。

我想要看看...

我们的失败 冬

秋天那么难熬,可是时间还是过得飞快,风在夜里转向,它在破晓时分叫醒蝴蝶和叶子。

要走了哦。

蝴蝶和叶子清醒过来,准备它们一生一次的旅行。

蝴蝶鼓足勇气,用不再年轻的声音小心翼翼告白,它说,我喜欢你。

叶子仿佛又看到了春天时刚刚破茧而出的蝴蝶,它笑着抱紧蝴蝶,回应它,我也喜欢你。

风将它们裹在怀里,一口气飞到云端。

冬天的第一个日出就这样来了。

原来日出是这样的,蝴蝶让叶子看东边一点一点亮起来的天,还有那半边圆圆的太阳。

叶子看到了,在模糊的视线里光芒万丈的太阳就像过去的每一天那样温暖。

我们在飞。叶子打着哈欠向蝴蝶强调。

蝴蝶胡乱点着头,是,我们在飞。

它们终于放心...

我们的失败 秋

当蝴蝶遇到第一片枯黄掉落的叶子时它才猛然想到,秋天来了。

它察觉到自己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随心所欲捕捉着风里每一丝颤动然后飞到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

可是它不能告诉它的叶子,虽然它不说,叶子什么都知道。

树上结满果实,有馥郁的香气,天高云淡,一切都很好。

叶子等蝴蝶回家,它恍惚中睡着,被一阵风吹醒,它牢牢抓住枝干,用尽全力让自己不被带走,它不想飞了。

蝴蝶不知道,蝴蝶每天都在想,话到嘴边又停下。

如果我不能飞了,你还愿意喜欢我吗?

叶子也不敢说,你能不要飞了,多陪陪我吗?

爱大概就是在死不松手和放任自由之间摇摆,还有那么多的不自信,一再想要确认,又一再踌躇不前。

蝴蝶想到了...

我们的失败 夏

叶子尽情舒展着身体,不动声色给蝴蝶遮住热烈到过了分的太阳。

蝴蝶每天理所当然用大部分的时间躲在叶子下面,明明不是小孩子了,还是撒娇,还是问那些幼稚的问题。

叶子好脾气地顺着蝴蝶,再催促它去寻找食物。

快动一动,出门找几朵还开着的花,天阴下来啦,说不定要下暴雨,快趁现在。叶子好声好气,苦口婆心。

蝴蝶懒洋洋扇动翅膀,飞出去一会儿又回来,理直气壮说已经要下雨了,它不要出门。

天愈发阴沉了,叶子也担心蝴蝶出状况,没再多说。

嘿,怎么不说话了?蝴蝶不安,问叶子。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叶子在隆隆的雷声中开口,雨下得急了。

这个世界,有些生物拥有翅膀,它们能飞;有些生物不能。

春天,...

我们的失败 春

撕裂那层茧,蝴蝶艰难地从狭小黑暗的地方钻出来,它的感觉还不够敏锐,只能狼狈地在方寸挣扎,湿漉漉的翅膀只能算是累赘。

春天还只是刚开始,蝴蝶终于有了力气,在周围细小的絮语中展开半干的翅膀,扇动着试图飞起来。

谁?是谁在说话?蝴蝶乘着风,头朝着那些窃窃私语的方向。

太着急可不好。另一个清晰的多的声音从蝴蝶出生的地方传来:我之前见过有蝴蝶被东风折断了翅膀。

慌忙下赶快回到原地,蝴蝶小心翼翼挨近那个声音,收拢翅膀。

那个声音又制止它:你应该展开翅膀,等它晾干,现在收拢,你在茧里画好的花纹会全部白费。

这些蝴蝶都是知道的,但它在这个温柔的声音里,什么都忘记了。

感官渐渐清楚,蝴蝶的触...

我们的失败

春のこもれ陽の中で

树影婆娑间的初春日光里

君のやさしさに

沉浸在你

うもれていたぼくは

温柔中的我

弱虫だったんだヨネ

是个柔弱不堪的胆小鬼呢

                  ——《ぼくたちの失败》森田童子


大概又是个拖很久又短小的故事 我得慢慢来

似曾相识

似曾相识的,不是旧友而是新知。
总在这个或那个人身上看到你的影子。
我想念你偏头来找我的角度,更想念的是那一瞬间的眼神。但具体是什么眼神,我又不太清楚。
还有那天一起绕着操场散步,塑胶跑道上第一个跑道的拐角处鼓胀起一块,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被绊倒。
或许还有台风之后窗边被浸湿的本子,被风吹得掀起的帽子,午后热烈的太阳,被高高挽起的衬衣袖子和露出来晒得黝黑的手臂。
我从无数个人无数件东西里拼凑出你的模样,但费尽心机的似曾相识比不上在某个夜里无可抑制的思念。
运动会的喧哗里,大家横七竖八倒在拼起来的软垫上,灰尘的味道,太阳的味道,汗水的味道,塑胶的味道……
我大概遇不到新知,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旧友。

给我的卡西粑粑

卡西粑粑,对不起,我没来得及写点东西给你。

但是我有梦到你,梦到你起床,马丁在床边看着你,眼神懵懂而柔软,身体小小的,暖暖的一团贴在你的枕边。

你和他说早安,然后我就醒了。

卡西粑粑那时候温柔的好像是整个世界最最轻的一朵云,因为太温柔了,让我觉得想哭。


你生日这天发生了很多事,等我坐在电脑前,已经是第二天了,但是我知道卡西粑粑你在的地方,你的生日还没过去。

生日快乐,无论你在哪儿。


大概我天生矫情,杭州晴了很久今天又下雨,我开始难受,好像整个人都不太好,再想你,上课的时候打开手机,写了没两行字,就犯困,莫名其妙又开始想哭,好像所有的水分都被吸收,需要...

© 年衣 | Powered by LOFTER